阴阳师喂食小纸人

问及该项举措是否合理时,李小姐告诉记者:“原则上,HR(人事)对两年内跳槽超过两次的人都会慎重考虑,考虑的方向主要是其职业稳定性和对企业的忠诚度,但特殊岗位如业务员、销售员等都是除外的。”作为一家大型企业的人事总监,李小姐坦言,招聘时应聘者的个人素养和品德是他们挑选人才的首要因素,其次是能力、潜力、工作态度,最后才是工作专业能力,她会将工作经历的多少作为简历审核的必要条件。

李小姐说:“因为业务能力可以培养,品德很难改变。能力越强的人,如果品德有问题,那破坏力反而越大。

”目前,房地产行业相对比较稳定,她所在的企业也未遇见员工频繁跳槽的事情,但李小姐也希望企业对人才的发展战略应更多从人文角度去考量,提供良好的个人晋升通道、个人培养体系等,同时还要给员工提供宽裕的企业文化氛围,提高企业管理规范,不能仅仅用高薪酬来吸引人才。专家观点:是否挂钩值得商榷是否将个人信用运用到求职领域,且以何种方式评价,是否会受法律约束?相关专家认为,值得商榷的地方还有很多。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教授李凌云表示,对劳动者而言,个人职业的发展规划不同,追求更好前景和更高薪酬都无可厚非,而企业中正常的人员流动也是人力资源的一种“新陈代谢”,频繁跳槽难以通过法律界定。对于“95后”“00后”跳槽频繁、年轻人更容易成为“闪辞一族”的现象,李凌云说,这与年轻人的社会心理有关,部分年轻人因缺乏长期职业规划,职场抗压能力差,容易采取逃避态度选择一走了之,但这也不是一个法律问题,更不是信用的问题。

年轻群体“闪辞一族”的出现,是特定劳动者群体存在的一种职场现象,上升到信用层面是不可取的。李凌云表示,征信部门不能从一件事情的“表面”,轻易判断劳动纠纷中谁对谁错,最终还是要通过劳动仲裁或者司法来判定,这也是她不支持将频繁跳槽与个人信用挂钩的一个原因。

劳动法专家周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就目前公开发布的信息来看,将频繁跳槽纳入个人信用的评价体系意义尚不明确,所以较难判定其合理性。(来源:《劳动报》)眼见着4月23日又来了,在这个“世界读书日”,我们在倡导全民读书的时候,还需要想到图书的版权(著作权),还需要想想在版权(保护)园地中自己或许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无论您读不读书。

须知,世界读书日的全称是“世界图书与版权日”。而跟着的4月26日,则是“世界知识产权日”,知识产权所指是一个更宽泛的领域,如果将之限定在图书、图片和影音(像)等范围内,则言说的通常就是版权。

说到版权,不管是出版(出品)人,还是终端消费者,人们必然都有切身感受,即便您不读书,想必电视、电影是要看的。近些年以来,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以及日益规范、严肃的执法实践,在版权(著作权)保护工作取得长足进步的同时,业态和消费者都对美好的精神生活有了切实的体验,出版事业更繁荣,不仅是纸质出版物,关联的数字产品也呈现茁壮成长的喜人态势,我们可以享受到最新、最好的图书和影音制品,在物质生活日益提高的同时,漫步在缤纷多彩的精神家园。

在另一面,曾经的盗版图书日渐销声匿迹,以共享名义充斥云端的不合法数字读物淡出网络,对高品质的音乐、影像作品,人们已经形成了付费意识……事实上,作为多样态社会生活的一个方面,版权生活的有序进阶不仅丰富了人们的多彩生活,不仅繁荣了文化事业,还是社会繁荣的具体体现。确实,我们应该为良性的发展欣慰,我们必须对版权相关的文化事业欣欣向荣点赞。

然而,我们必须面向未来,我们不能满足于取得的成绩——版权生态的健康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迈出坚实的第一步之后,我们还必须有更卓越的追求,比如,我们还必须着眼于法律法规与时俱进的完善更新,更进一步地完善司法实践的无缝衔接。更重要的是,关于版权,我们不能将关注的焦点仅仅放在著作权人的权益方面。

站在全域社会整体的高度来审视,我们应该有更深层的思考。版权以及相关权益的保护(维护)工作,从正面的角度看,包括范围更广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对创作、创新、发明等事业的健康成长和持续发展,卓有成效地起到了建设性的积极促进作用。

不过,我们还需要想想,作为“非著作权人”,我们是否和版权人一样,保有着积极的立场和态度。我们可能认同版权人的权益,比如某个作者的著作权,但我们会不会将其“版权”同我们个人的利益生活紧密关联呢?我们尊重作为他者的“作家”权(利)益,但我们会不会劳神费心、理直气壮地去维护“和自己没一毛钱”关系的,“别人”的权利呢?就当下的情形而言,不夸张地说,如果有机会获取免费的,或者便宜的“共享”产品,比如音乐、书籍,想来大多数人是不会拒绝的,估计也不会有良心上的追问。

或者,很多时候,就算是著作权人自己,对自身利益之外的他人“版权”,虽感同身受,却未必会抱持与自己一视同仁的立场。想想新近爆出的某家图片公司所为,居然是以版权的名义损害著作权人和消费者利益,故而可以想见,在表层现象背后,我们还缺少一种根本性的认知。

不错,这就是关于版权背后的本质。版权(著作权)在微观范畴看起来的确是出版领域的事,是维护著作权人利益的恰适建构。

只是,假如要让这个细分行业的规制真正且有效运行,仅仅是着眼自家宅院显然是不行的,我们在种好自己的地的同时,必须从这个“部分”场域脱离出来,必须放眼社会架构的宏观层面。我们必须明白,在表层的现象背后,版权(著作权)的实质,实际上是法治理念。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就会发现,版权人权益并不是其个人(部分人)私有的,而是你、我、他共有的,是整个社会共有的。当我们孤立地对待某个著作权侵害事件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确是“他人的事”,和自己不相干——直觉上似乎就是如此。

遗憾的是,在我们有选择的对待诸如此类的具体事件时,遭受到损害的不单单是个体,更多的是一个社会必须有的、系统的法治理念。不妨推向一下,也许正是由于完备的(整体)法治理念的不足,限制了我们作为社会人的公平、公正立场,会是如此吗?而在这样的环境里,您难免会有这种单向想法:会以为侵害他人权益自己能够受益,比如看(买)盗版图书,问题是,在一个如此这般的想象共同体中,另外的他者同样会以您之道还施您身。

当我们对版权(著作权)人被侵害视若无睹的时候,实际上自己也必然会被侵害,在一个法治理念不完备的环境里,没有人可以幸免。所以,在“世界图书与版权日”这个当口,让我们携起手来继续努力,不仅让版权的生态园地繁花似锦,还要用心于法治理念,从根本上夯实根基,让已经矗立起来的版权“大厦”闪耀恒久的光辉。

近来,由“视觉中国事件”引发的版权话题热度不减。作者和读者产生了一种担忧——被不良公司或个人“恶意维权”“勒索式”维权该怎么办?这种版权“碰瓷儿”不仅破坏了来之不易的版权生态环境,还伤害到了创作者的切身利益。

在版权意识不断深化的今天,保护创作者合法权益,尊重创作者劳动果实已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当然,这个事件也提醒我们,真的要做到不侵权、不侥幸,加强自身的原创能力。

比起图片版权,文字著作版权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关系更为密切,为此,《工人日报》记者专访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为我们解读著作权的相关问题。问:版权和著作权是什么关系?一本书的版权是归作者所有还是出版社所有呢?答:版权也称著作权。

都是指作者或其他人(包括法人、其他组织)依法对创作的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享有的(专有)权利。《著作权法》规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都可以成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著作权人(权利人)。

一般情况下,创作一本书或一篇文章并署名的作者、作者集体或机构就是著作权人,版权归他所有。还有一种情况,如教材、词典一类,是由出版社或者相关机构投资并组织人力开发撰写完成的,那么这个版权应该归这个机构。

有些文化公司投资组织开发产生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也会拥有著作权。此外,作者如果是接受他人或机构的委托,与其签署委托创作合同,言明只需要署名权和一次性获酬权,那么该作品的完整版权则都归属该委托人或委托机构。

英超联赛阵容没有继承人,也没人接受遗赠的,版权也可能归国家。两人以上合作创作作品,版权一般归属于合作作者。

将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段或者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进行有独创性的选择或编排,也会构成汇编作品,汇编人对这类汇编作品享有著作权。比如汇编选用多篇文字作品的教辅类图书。

问:著作权里包括哪些权利?答:著作权包括人身权(精神权利)和财产权(经济权利)两大类,著作权法规定了17项权利。其中,署名权、发表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属于作者的人身权,保护期是没有限制的,即使作者逝世多年,这些人身权永远是作者的。

而复制权(包括出版权)、发行权、改编权、广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表演权等财产权的保护期是作者终生加逝世后50年。作者去世后,权利归属于他的继承人或受让人。

问:一本书的封面及插图的版权归属谁呢?使用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问题?答:插图作为美术作品、摄影作品,它的版权属于作者。摄影作品的保护期是自发表之日50年。

图书封面一般情况下是出版社自行设计,或委托设计公司进行设计,具体归属问题,则要看双方的合同约定,出版社一般都会约定封面设计版权归自己。如果对已发表、尚在版权保护期的美术作品、摄影作品进行再创作、改编演绎,也需征得权利人的许可。

当然有一种情况除外,就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和国家教育规划教科书使用已发表作品的话,这是著作权法规定的法定许可,可以先使用后付酬,不需要获得权利人许可,相关稿酬标准也有国家规定。问:译作的著作权如何归属?答:海外作品翻译成中文后,就构成了著作权意义上的翻译作品,是有版权的。

一般情况下,中文译本版权是归翻译者的。还有一种情况,假如出版社购买了一部海外作品的版权,例如人民文学出版社引进的哈利·波特系列图书,他们委托马爱农姐妹进行翻译。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